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中国队未取一胜 拳击强手如云
来源:深圳净化监测有限公司    日期:2016-08-09 14:54    点击量:
 在晚间进行的91公斤级比赛中,小将于丰铠面对该级别3号种子、哈萨克斯坦选手列维特,被对手KO制胜。
 
  中国队本次11名参加里约奥运会的选手,除任灿灿外都是奥运新人,虽然目前仍未取一胜,但小伙子们都自觉发挥还算正常。21岁的于丰铠就坦言,所有人都是自己的强劲对手,“人家打过奥运会,我是看过两届奥运会,这次比赛我没有负担,就是想打出自己的正常水平就行了”。
 
  值得一提的是,本届奥运会选拔赛多达六次,几乎网罗了各级别的全部高手,个别级别还有职业选手参赛,这使得不少级别入围里约的选手之间差距极小。
 
  里约奥运会拳击项目目前正展开淘汰赛,第一枚金牌将于14日产生,全部比赛将于21日结束。
 
中国古代城池此兴彼衰数千年,至今仍熠熠闪耀其光芒。7月19日始,北京连续55小时降下大雨,而位于核心地带的故宫则毫发无损,再现“千龙吐水”胜景,地面积水短时便得以排掉。
 
其实,这座建成于1420年的古代皇城已历600年无雨涝灾害,与其同样为后人称道的还有千年福寿沟护卫下的江西赣州古城。
相比之下,钢筋水泥坚固起来的现代城市似乎总是遇水即淹,逢雨必涝,汛期到城市去看海,已不再是一句轻松的调侃。这不由得将人的视野引向历史,因何这些古城无水淹雨涝之虞?我们日日穿行其间、赖其生存的现代化都市又该向古人汲取哪些智慧?
 
古城不涝
 
相较一些古城,明清紫禁城的营建并不久远,迄今不到600年。但或许正因其晚近,才得以集中国古代城市营建之大成。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、《中国古代城市防洪研究》一书的作者吴庆洲认为,明清紫禁城堪称我国古城排水系统规划建设最完美的典范。
 
600年间,紫禁城的排水系统一直沿用,发挥其效,这正是其不涝的原因所在。史载明清时的北京曾多次大雨如注,昼夜不止,严重时“九门城垣塌决者甚多”,城外“雨坏”,城内却岿然无恙。
 
紫禁城的这套排水系统包括城外的护城河(筒子河)、城内的内金水河,以及疏通各院落的干渠、干沟、支沟、涵洞、沟眼等排水沟网,主次分明,明暗结合。雨水落地后依坡度流入明沟,或直接通过沟眼汇入暗沟,暗沟纵横交错,送雨水入干沟,再经干沟排入内金水河。内金水河是城内最大排水干渠,长度超过2000米,流经大半故宫,最终将雨水汇入护城河。
 
与故宫一样,赣州古城不淹的原因也源于其完备的古代排水体系——福寿沟。北宋熙宁年间(1068-1077),赣州知州刘彝主持挖建福沟、寿沟两大排水干道,借地形高差,引雨水自然排入江中。后为防江水倒灌,又造十二水窗(排水口),“视水消长而启闭之,水患顿息”。据史料记载,福沟长11.6公里,寿沟长1公里,如今,总长12.6公里、建成近千年的福寿沟仍在发挥作用。
 
更为精妙的是,福寿两沟与赣州古城内的上百口水塘连为一体,不仅大大增加了暴雨时的调蓄容量,避免城内雨水无法外排时形成雨涝,而且兼具灌溉、养鱼等功能。只是近几十年来,伴随城市化的推进,大多数水塘遭遇“填塘建房”,原本与福寿沟有机相连的赣州古城排水体系残缺不全,这或许是近年赣州屡遭水涝威胁的原因。
 
古城如何防涝
 
中国古城营建有6000年以上的历史,所谓城池,就是城市外筑城墙,并凿护城河,墙外加筑堤防。可见,中国古城原本就是军事防御与防洪工程的统一体。历史演进至宋代,城市工商业和工程技术的发展带来城市排水系统设计的日趋成熟。
 
据吴庆洲对唐长安城、唐东都洛阳城、宋东京城、元大都城、明清北京城、明清紫禁城所做的比较研究发现,由唐至明清,历代京都的城市防洪排涝技术不断进步,相较唐代,宋之后各朝都城的排水防洪系统规划设计更为科学,城市水系的调蓄能力更强,城内雨涝的频率也逐渐降低。
 
8月8日,中国选手于丰铠在赛后神情黯然。当日,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拳击男子91公斤级预赛中,中国选手于丰铠不敌哈萨克斯坦选手列维特。 新华社记者蔺以光摄
 
 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8月8日体育专电(记者王恒志 刘阳)继山俊、刘伟之后,中国拳击队8日出战的吕斌、于丰铠也分别落败。强手如云的里约奥运会拳击比赛6日开赛至今,中国队尚未取得一场胜绩。
 
  49公斤级的吕斌是APB(国际拳联职业拳击赛)个人冠军,也是通过这一赛事获得奥运资格的,他在里约奥运会该级别被列为8号种子。8日首秀,他的对手是肯尼亚老将瓦瑞。三回合较量,吕斌在第二回合明显处于劣势,但他在第三回合占据了主动,这两个回合三名裁判均判罚一致。双方的胜负关键系于第一回合,两人的差距非常细微,最终三名裁判有两名给了肯尼亚人10分,只有一人支持吕斌。这样,吕斌就以1:2的“分歧判定”输掉比赛无缘八强。
 
 
上一篇:对《反垄断法》的误解--互联网企业一合并就垄断市场 下一篇:尾水回灌可减70%税费 天津开出首单地热资源税